第八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天革 > 正文 第七百三十三章 可不一般
    “你大哥?”

    牧鳴不解,他自己的天賦不怎么行,

    聯想到自己的孩子,多半也是如此。

    所以,他覺得,

    怎么也不會有什么修真的人,

    會考慮收他的孩子當弟子。

    “牧恒,你是不是被人給騙了?”

    “父親,你別胡說,我是自己去求人家的。

    在者大哥起碼也是白階,他也沒真收我為徒,

    所以只是教了我一招半式罷了。”

    于是又耍了一邊寒冰指,

    牧鳴不怎么看得準,

    讓身旁一位有點修為的士兵瞧了瞧。

    “啟稟城主,這不過是一門青階的基礎武技,只不過……”

    “只不過什么?”

    牧鳴當即問道。

    “道理上來說,這青階的武技,不該如此精煉,

    但很明顯,公子的這招寒冰指是經過改進的。

    就現有的情況看,起碼已經能與差不多紫階的招式有七八分相像了。”

    “紫階?”

    誰都明白,

    對于一個初出茅廬的修真者來說,

    能習得紫階的武技,

    別說是牧恒,就是那名軍士都羨慕不已,

    雖然只是改進,但起碼也是一個不亞于紫階的人改進的。

    只不過牧恒并不太懂這里頭的復雜問題。

    牧鳴趕緊道,“你這位大哥什么境界你知道嗎?”

    “聽他說,好像是白階的。”

    很明顯,在牧鳴眼中,陳煉是在說謊的。

    或者說,陳煉也是從其他地方學來的。

    但不管如何,暫時自己孩子能有如此的奇遇也算是不錯的。

    頂多暗中找人打探下即可。

    眼前,他還是需要去考慮好大會的事,

    一時倒也就這么放下了。

    第二日,

    從即日開始,就將是武技身法比斗的擂臺。

    也不知是什么原因,感覺是有些都因為昨日怕的緣故。

    今日來的人,最后只有四十多人。

    細細一點,才四十二人。

    大會再三考慮之下,

    將這四十二人分成六組,每組前兩名直接進入下一輪,

    每組的第三名,一共六個,進行點將,

    決出四人進入下一輪。

    這就意味著,一下就會有一半的人被淘汰。

    而六組的人,也是點將的形式進行比斗。

    所謂的點將,就是不在乎先后,

    上去后,能堅持到最后的就是贏家。

    很顯然,因為每組都至少要兩人可以晉級,

    因此每組的七人也自然就變得拉幫結派了起來。

    不過陳煉無所謂,

    在他面前,這些人確實不夠看的。

    只見他那組,貌似就他,其他都是兩兩一塊。

    如此戰斗就變得明朗。

    但有些好笑的是,

    心許是他沒有結盟的問題,

    導致其他三批人覺得,

    陳煉是最不用在意的,

    于是乎其他人先開始了戰斗。

    不知為何,陳煉反倒淡定了,壓根就站一旁,

    有些玩味地瞧著那六人相互間纏斗。

    也好在擂臺夠大,

    七個組七個擂臺,

    每個大小起碼能百丈方左右,到底是給軍隊的校場,就是不同。

    誰都瞧見了陳煉在那無所事事的樣子。

    他也確實有些無奈,

    其他組,起碼還有人三個人一組的。

    這說明,陳煉被藐視了。

    臺下多少人都直接嘲諷道,

    “這位大哥,你干脆自己下臺得了。”

    可陳煉絲毫沒有在意,

    相反還笑了笑他們。

    只當那些比斗如火如荼。

    在暗處,牧恒一直都在觀察著。

    見自己大哥被如此對待,

    他多少心里有些不爽。

    怎么說,陳煉也是教了他那高超武技的人。

    一番折騰后,

    倒也沒意料的那般順利。

    三個團伙,最后留在臺上,

    恰恰都只有一人。

    這樣一來,剩下的三人,加上陳煉,

    必然要斗掉一人,

    起碼能保住個機會。

    三人同時看向陳煉。

    那種目光就跟看到獵物一般,

    都已經垂涎欲滴了。

    反倒是陳煉,

    一臉無所謂的樣子,

    蹲在那,怎么看都像是在思考的模樣。

    人往往都會做最穩妥的事情。

    雖然三人感覺自己的實力比陳煉強,

    但到底剛才都斗過了,

    多少心里沒個底。

    眼神相互撇了下,

    那意思自然是一齊上。

    可就在三人都騰空而起的時候,

    其中一人直接一個不注意,

    瞬間就向身旁兩人踢了過去。

    事情發生的太突然,

    誰都沒反應過來,

    等反應過來,

    其中一人已經掉了下擂臺。

    另一人也是差點。

    “你……”

    “你什么你,現在不是就我們兩人加上那個呆子了?”

    沒有掉下去的那人,雖有怨言,但也無可奈何。

    陳煉可沒那個空要再多比幾場的意思。

    他之所以低頭,也就是在想這些事。

    瞧了一眼,兩人的境界,

    不過就是區區白階頂峰左右。

    想的同時,他已經開始做了。

    直接沖到兩人中的一個,

    也就是那個耍詐的面前,

    毫不猶豫,直接一拳,

    也沒用什么武技,

    只是在拳頭上使用了氣息,

    就一下,而且速度奇快,

    就將對方直接打出了擂臺。

    所有人都看傻了。

    陳煉作者無奈的模樣,

    “實在不好意思,我覺得,現在我們應該都能晉級了,是嗎?”

    陳煉反問到一旁的監考人員。

    后者呆呆地點了點頭,

    表示認同。

    于是你都沒覺得發生了什么,

    突然就這么結束了。

    陳煉只不過一拳,

    而是那種完全靠力量的拳頭。

    所有人都覺得陳煉是僥幸,

    要不是兩人有些疲勞,

    他也不會得手。

    在牧恒看來,陳煉完全是扮豬吃老虎。

    就陳煉教他的東西,

    他怎么想都覺得,光用拳頭戰斗,

    那不是蠢是什么?他老大會蠢嗎?

    陳煉的僥幸體現得凌厲精致。

    不過也虧得這組人在一開始就極為蠢的目的,

    將他排除在外,

    這也導致了,所有人都覺得陳煉過關就是運氣。

    他這組算起來,應該是最快的。

    其他的組,那可真就沒那么簡單了。

    首先實力上說,陳煉覺得,雖然是與他有些差距。

    不過在接近的實力下,貌似還真就是他們組可能有些弱。

    陳煉下了臺,絲毫沒在意別的。

    徑直交了相關的東西后,就打算回家。

    反正今日就把這些都搞定就不錯了。

    陳煉可沒那么大野心,要在一日內如何。

    不過,今日牧恒就不同于昨日了。

    當陳煉離開校場的時候,他就急忙跟了過去。

    見到陳煉,

    嘴巴里還是不停地表示感謝。

    陳煉沒有沒回應。

    直到出了城門,

    陳煉問道,“你要是餓了,要不買點東西吃吃,你看怎么樣?”

    沒想到牧恒還是太單純,

    故而真就自己直接去買了。

    也希望陳煉在城門口等他。

    沒想,他前腳走,后腳陳煉就決定,

    “這孩子天賦可不一般啊!”
新时时购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