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雪狼出擊 > 第六卷、龍之天下 第892章 母體感染者
    雪狼在那一瞬間,就已經沖了上來,它要保護自己的主人。

    無論是在訓練中,還是在戰斗里,雪狼都是無堅不摧的大殺器,還沒有那個敵人能夠和雪狼堅持超過三分鐘。

    都是最后被雪狼撕扯的血肉模糊,最后被雪狼按在狼爪的下面奄奄一息。

    可以說到今天為止,雪狼還沒有遇到過對手,還從來沒有遇到過戰敗的挫折,這也是為什么雪狼擁有著它與生俱來的驕傲,蔑視的俯瞰著那些敵人。

    但是這一次,也許是雪狼為數不多的一次失敗,母體感染者看似很隨意的一個甩臂動作,就輕輕松松的把雪狼甩出去數米開外。

    雪狼縮成了一個肉球,不停地在地上滾動著,最后才勉強的因為沙面摩擦力大停了下來。

    “我日。”

    錢東路掄起***巨大的**,照著母體感染者的腦袋就砸了下去。

    按照***的分量,這下要是砸中了,那個感染者的腦袋就得開花,搞不好就要**四濺。

    可是錢東路低估了那個母體感染者的威力,她的另一條胳膊只是輕輕地抬起,就抓住了錢東路砸下來的***托,然后五根手指頭使勁兒的一攥。

    ***的槍桿就像是紙糊的一樣,精鋼澆注的槍管立刻被攥的稀巴爛。

    如同一個燒火棍子一樣,被攔腰折斷,錢東路也跟著***的悲慘命運一起被甩了出去。

    整個一百八十多斤的大活人,就跟布娃娃一樣,被甩出去十幾米才停了下來。

    “我的乖乖。”

    趙虎也豁出去了,不就是一個死嗎,他手里還拿著一把軍用匕首,雖然沒有狼牙匕那樣吹毛利刃,切金斷玉,可也是不可多得的利刃,切斷人類的筋骨皮還是不費吹灰之力的。

    所以趙虎也擁有他的自信,畢竟在利劍小隊這樣的出類拔萃的群體中,他都是個人搏擊的佼佼者。

    當趙虎勢大力沉的軍用匕首插入母體感染者的體內時,趙虎有了一種莫名的興奮。

    可是還沒等趙虎笑出聲來,母體感染者猛地一甩,鋒利的刀刃就將她的皮肉順勢切開了一條幾十厘米的大口子。

    這要是活人的話,立刻死透了,可是這不是活人,而是進化到了三級的母體感染者。

    雖然遭受重創,但對她們而言,比撓癢癢還輕,達不到傷筋動骨的程度。

    “當心。”

    林松一個火車撞,直接的把趙虎給撞開了,他不敢貿然的撞擊母體感染者,擔心那樣做的話,不但救不出來趙虎,連他自己也得搭進去。

    趙虎的身體剛剛被林松撞開,一股勁風就在趙虎剛剛站立的地方刮過。

    四道黑色的抓痕似乎就停留在半空之中,母體感染者的手指甲都有寸把長,而且堅硬如鋼鐵,隨隨便便就可以撕碎一個成年男人。

    “好險啊。”

    趙虎心有余悸的后怕道。

    而此時感染者已經和林松就纏上了,林松知道槍械對她不起作用,畢竟mp5用彈全都是手槍子彈,效力有限,不可能給這種級別的感染者造成什么巨大的破壞作用,還不如不用。

    唯一可以制約這種感染者的只有狼牙匕,切金斷玉的狼牙匕還沒有遇到過困難,就算是母體感染者又如何,只要讓林松戳中她的身體,就一定能夠切碎了對方。

    林松單手持刀,雙眼死死地鎖住了眼前的這個危險的家伙,身體也跟著腳下的步伐快速地移動著。

    他可不想讓移動速度過快的感染者抓住自己,那樣的話距離死亡也就不遠了。

    “你要是進化到可以說話就好了,不過我可以肯定的是你不是龍衛。”

    林松一邊和母體感染者對峙,一邊和她說話。

    雖然林松也知道這是在對牛彈琴,這些感染者雖說是進化者,但是同時也是沒有思想的僵尸罷了。

    林松之所以這么肯定,是因為他看到對方不但在手腕上有紋身,胸前還有大臂上都有類似的紋身,這就說明問題了。

    華國的軍人在征兵的時候就不允許紋身,更不要說這種超級特種兵了,怎么可能會在自己的身上到處紋身犯紀律呢?

    “哇。”

    感染者發動了攻擊,似乎這種母體感染者只會一招,就是從下往上撩。

    一旦被她撩到了,那么皮開肉綻都是輕的,甚至骨頭都能夠被打斷。

    林松也不敢大意,看到對方來勢洶洶,急忙躲閃,幸好林松身手矯健,敏捷賽猿猴,才沒有被速度俱佳的感染者擊中。

    閃過感染者致命一擊之后,林松也輕松了不少,至少心里有底了,知道對方的實力到底如何。

    隨后攻擊落空的感染者繼續發動了進攻,似乎林松身上有令他們著迷發狂的東西存在。

    這一次林松看準了對方攻擊過來的手臂,將狼牙匕橫空放在了對方手指的必經之路上。

    只見寒光一閃,母體感染者的五根手指頭在和狼牙匕交匯之后,猶如落葉般的墜落下來。

    失去了手指的感染者,就仿佛是那些丟了牙齒的野獸一樣,瘋狂囂張的野性頓時減少了不少。

    林松哪能放過這樣的好機會,轉守為攻,揮舞著狼牙匕朝著母體感染者發動的主動地進攻。

    ‘呲啦,呲啦。’

    感染者的皮肉連同筋骨,在狼牙匕面前不堪一擊,沒有一袋煙的功夫,林松眼前的感染者就只剩下一個光禿禿的身體,胳膊盡數被斬落。

    “你還能長出來新的胳膊嗎?”

    林松的心情在進入沙漠以來,第一次這么輕松,禁不住的調侃道。

    失去了胳膊的感染者似乎并沒有喪失要吞噬林松的野性,張開了血盆大嘴,老鼠一樣的牙齒參差不齊,甚至在牙縫之間還殘留著人類的皮肉。

    “躲開隊長。”

    趙虎爆喝一聲,迎著那個母體感染者沖了上去,一根被削尖的木頭對著母體感染者張開的大嘴插了進去。

    直達后腦,母體感染者頓時身子一僵,然后倒了下去。

    “小樣弄不死你。”

    趙虎拍了拍手道。

    還沒等趙虎消停呢,那些從沙子下面爬出來的進化型感染者,朝著他們聚攏過來。
新时时购经验